從工農兵學員、國企高管到A股公司創始人,他覺得比上市更難的是……

  

      距離崔健唱出“不是我不明白,這世界變化快”已經過去了30年。而此后的30年間,世界的變化愈加加速。

  值得思考的是,在時代的快速變遷中,整個社會的價值觀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曾幾何時,最受尊敬的是軍人、然后是工人、是出身的“根正苗紅”,改革開放后,企業家逐漸受到追捧,如今資本時代大潮下,上市、投資、基金、股權等又成為了關鍵詞。

  今天的主人公的特別之處就在這里:他在六七十年代是軍人、工人,同時“出身”也得到肯定;在國企工作近20年,雖然算不上平步青云但也被委以重任;上世紀90年代,年過四十的他毅然下海,帶領企業成為行業的佼佼者;資本大潮來臨,66歲的他成為上市公司老板,并擲出豪言:“下海我都不怕還怕上市?”

  在故事的開頭,讓我們把時鐘撥回到40年前,我們的主人公,如今剛剛在A股上市的和科達(002816)的董事長覃有倘,正在大專里學習計算機專業。

  

倒數第二屆的“工農兵大學生”

和科達董事長覃有倘接受全景商學院獨家專訪

  事實上,這個大專并不等同于現在的大專,它的具體名稱叫“華中工學院”,也就是今天鼎鼎大名的華中科技大學的前身,1960年就已經是全國重點高校。而在1976年,華中工學院還是一所具有時代特色的“工農兵學院”,而覃有倘,則是計算機外圍設備專業的一名普通學生。

  與“工農兵學院”一樣,覃有倘當時身上也有著濃厚的“工農兵”色彩。他1968年應征入伍,在部隊研究所做車床工,1971年退伍后當了6個月農民,就進入國營611廠,即桂林漓江無線電廠做工人,隨后在1975年被推薦進入華中工學院,成為倒數第二屆的“工農兵大學生”(1977年,全國恢復高考制度,“工農兵學員”這一身份也成為了歷史)。

  在那個年代,計算機是一門剛剛起步的學科,今天司空見慣的各類編程語言要么還未出現,要么還極其原始,人與機器的交互只能通過最簡單的方法進行。此前最常用的就是在紙帶上打孔,而覃有倘學習的,就是計算機存儲從打孔到磁鼓、磁盤過渡階段的技術,他就這樣成為70年代末期的“程序員”。

  在學校,由于此前有多年的工廠生產經驗,覃有倘成為同學中的“權威”,到做畢業設計的時候,同學們幾乎把他當成指導老師。

  1978年,覃有倘畢業并回到原來工作的無線電廠,而一個風起云涌的大時代,也正悄悄來臨。覃有倘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是,在這個大時代中,自己也終將成為其中的佼佼者。

 

明天我們就去自己的工廠上班

  從1978年到1987年,近十年的時間,覃有倘做技術員,做專用設備的技術研究,也抓生產。1987年,廠里和港商合資,決定在深圳成立主營精細設備清洗的深圳波達超聲工程設備有限公司,由覃有倘擔任經理。覃有倘一手主導了可行性報告、擬定了合同、選定廠房,乃至完成第一次報關。

  上世紀80年代后期的深圳依然只是初具規模,深南大道剛修到上海賓館,上海賓館本體還沒有建成,進入特區從南頭關入關,走當時只有兩車道的濱河路。當時與覃有倘一同來到深圳的有十幾個人,其中就有后來共同創立和科達的合作伙伴龍小明。

  來到深圳后為了企業的生存,覃有倘從技術轉向了銷售。他作為經理工資只有107元,加上補貼一共不到300元。工廠限于經費租用的鐵皮廠房,在廠房里隔出來一個閣樓,十幾個人就睡在閣樓里。

  第一年公司實現銷售100多萬元,但隨后遭遇了重大的政治環境變化,海外業務被迫中止,合資方的渠道也無法使用,只能轉型做內銷。但當時勝在技術先進,產品質量好,很快公司重新有了起色,銷售額達到了每年五六百萬元。就這樣,在1994年,覃有倘和搭檔龍小明萌發了下海的念頭。

  1994年,覃有倘44歲,一生經歷了軍人、工人、農民、大學生、工程師等身份的變化,到此時已經成為國營廠的分廠主管,行政待遇也有科長級別,身上更是背了將近30年的工齡。下海,就意味著要和這些過去揮別,在中年時重新開始。

  覃有倘的愛人此前在內地的研究所工作,后來追隨他來到深圳的公司上班。夫妻倆辭職那天回到家,妻子一下子躺在床上,眼睛泛淚,說:“想不到我就這樣沒有工作了!瘪刑冗^去拍了拍妻子:“怎么會沒有工作呢?明天我們就去自己的工廠上班了!

2002年,覃有倘(左三)和龍小明(左一)接待公司客戶

  自己的工廠說起來容易,實現起來卻頗為艱難。覃有倘此前工作多年,積蓄只有7000塊錢。后來1991年開放股票市場,他排隊認購,最后賺了幾萬元。94年辭職下海的時候,覃有倘拿出全部家當大約10萬元,搭檔龍小明也差不多,幾個人最后湊出30多萬元,就是辦廠的全部資金。

  生活上,覃有倘和龍小明在上梅林租了一套三室一廳,住了兩家三代人。龍小明的母親和兩家的女兒住一間,覃有倘夫妻一間,龍小明夫妻一間,一個客廳每天吃飯都在一起,就這樣生活了半年多。

  30萬元在當時的生活中不是一筆小數目,但對于辦廠來說無異于杯水車薪。十幾萬的設備,幾萬元的廠房租金,剩下的就是流動資金。這樣三個月過去,賬面上只剩下一萬元,最多支撐十幾天,工廠就要關張散伙。

  緊急關頭,覃有倘作為國內最早的清洗設備行業的開拓者積累下來的口碑和人脈發揮了作用。肇慶風華公司與他簽訂了83萬的合同,付了28萬的定金,昆明298廠簽了48萬元的合同,付了定金16萬元。這兩筆大單的合同金額可以說都遠遠超過了初創的和科達的注冊資本,用今天的商業眼光來看簡直難以置信。而在當時能夠達成這樣的訂單,不僅僅是對和科達的產品有信心,更是對覃有倘和龍小明等公司創始人的信任。

 

下海我都不怕還怕上市?

  1994年的時候,國內同行業的競爭對手有覃有倘的老東家,還有上海超聲波、無錫超聲波、南方超聲波等幾家清洗設備企業。而到今天,除了上海超聲波經過改制變成了合資企業,其他的同行已經成為過眼煙云。和科達不僅是最早的清洗設備企業之一,也徹底成為了行業的龍頭。

  覃有倘說,自己是工廠出身,因此對生產特別有感情!疤貏e是做我們這種基礎工業的,我一直堅持一條,就是你要踏踏實實地去做,因為這種企業必須要講究一個基礎,你基礎做得好,什么時候都不怕困難!

  那么一個工業企業的基礎是什么?首先無疑是技術。從創立之初和科達就是一家注重技術、重視開發的企業。覃有倘認為,只有不斷推出新產品,保持領先,先做小的,后做大的,才跟得上形勢。

  清洗設備以前用的清洗劑不環保,國家提出逐漸淘汰ODS,淘汰氟利昂、三氯乙烯這一類清洗劑。和科達快速跟進,在2001年起研發環保型的清洗劑,并在下游廠家大力推廣,用純水或者環保清洗劑進行替代。隨著政策的推廣,和科達的提前布局也收獲了良好的成效。

HKD-第四代太陽能電池制絨酸洗設備

  2008年,光伏行業火爆時期,和科達發展完善了純水清洗技術,到了2010年光伏行業進入低潮期,智能手機和平板設備異軍突起,和科達在玻璃清洗設備上又迅速取得了領先。如今智能手機面臨行業性產能過剩,一部分品牌出局,和科達新能源汽車方向的清洗設備又已經快速填補市場。從超聲波清洗,到平板玻璃清洗,再到電鍍設備和水處理,和科達通過布局多樣化的產品線,頂住了一次又一次的產能過剩造成的市場波動。

  作為一家企業,技術和市場方向的把握仍然不足以讓基業真正長青,市場上的一點點波動,傳導到行業末端都可能毀掉一家企業甚至重創整個行業,因此企業要對抗的一個重點是“風險”。

  也許是創業初期的窘境寫入了公司的記憶,覃有倘在日后的經營中對資金風險格外重視!拔覀儚膩聿幻按箫L險去抵押、借款,我們此前的貸款從來不超過一千萬,直到今年公司發展規模大了,接了一個美國的大訂單,才稍微提升了一點風險貸款,現在也已經成功回款!

  2016年10月25日,和科達在深交所中小板掛牌上市

  正是由于這種對風險的牢牢把控,覃有倘對上市充滿樂觀。他對投資人開玩笑說:“當年下海我都不怕還怕上市?”也許在他看來,資本市場的風云變幻,只怕不比當年放棄穩定的工作和地位,毅然決然下海來的艱難。

  

财神到捕鱼机捕鱼技巧